最新 热点 图文

白人女司机撞死留学生母亲 毁证撒谎却仅判一年

(来源:网站编辑 2017-11-20 11:39)
文章正文

  在异国他乡求学,最期盼的莫过于和亲人团聚。但对留学生陈轶婧来说,一年前和母亲的团聚却变成了毕生的噩梦。

  2016年6月,在美国马里布佩波戴恩大学读书的陈轶婧盼来了日夜思念的母亲沈女士。5日,就在母女俩过马路时,一辆突如其来的卡车撞到了她们。

陈轶婧母女

  肇事者是一位白人女司机。名叫赫舍尔。事发现场,她非但没报警,还将沈女士拖拽到路边,并将自己的车辆移动位置。事后她对警方称“不是我撞的”。

  最终,这起车祸使得陈轶婧重伤,沈女士不治去世。

  一年多过去,当地法院日前对此案作出宣判。令许多人不能接受的是,这名白人女司机仅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也未向陈家母女提供任何经济赔偿。

  法官称:这是一个好人(a good person),没犯什么大罪。

《洛杉矶时报》网站报道截图。

  回到案发当天:究竟是谁在说谎?

  陈轶婧回忆,当天,她与妈妈打算前往学校附近的一家超市。两人手牵着手沿路向南行走。突然,她感觉母亲的手被分开,自己随后倒在地上。

  肇事卡车先是压过她的左腿,随后辗过母亲,母亲在地上滚了3到4圈。陈轶婧随后爬过去,发现母亲双眼紧闭,没有呼吸。

  接下来,陈轶婧目睹了令人震惊一幕:女司机赫舍尔竟然抓住母亲的手臂,拖着身体移向路边。她随后回到车上,调转车头在附近停车。

陈轶婧展示母亲的照片。

  对撞人一事,赫舍尔矢口否认。她向警方表示,自己在开车去超市时,碰巧来到案发现场。她将车停在路口,检查她们是否有脉搏,并帮助被撞者拨打了911。

  赫舍尔的这番托词却被多方“打脸”。

  加州公路巡警局发言人表示,赫舍尔并未拨打过911。警方则在赫舍尔驾驶卡车上发现了最近被洗涤过的痕迹,而边框上的摩擦痕迹也与沈女士的鞋子一致。

  现场目击者则表示,看到一名女子将另一名女子拖向路边。这名女子将原本停在弯道上的卡车掉头成反方向,最后将车子停到路边。

  庭审现场:肇事司机拒绝认罪,称“想救人”

  经过调查,加州公路巡警局认定赫舍尔肇事,并向其提出交通事故逃逸重罪,驾车过失杀人、窜改证据等指控。

  然而,洛杉矶县检察官办公室却只以驾车过失杀人罪对其予以起诉,最高刑期仅一年。赫舍尔依然拒绝认罪。

  庭审现场,陈轶婧回忆起车祸一幕十分激动。她指责赫舍尔:面对自己撞人的事实没有做任何补救措施,只知道用说谎来为自己开脱。

庭审现场,哭诉的陈轶婧

  赫舍尔则打起了“感情牌”,她哭着说: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她解释:事发时没有报警是因为当时没有带手机,将你母亲拖到路旁其实是“想救人”。

  期间,赫舍尔丝毫没有提到她对警方说谎的事情。

  陈轶婧声泪俱下,哀求法官判赫舍尔重罪。法官却表示:“毫无疑问赫舍尔是个好人,也没犯什么大罪。然而人命关天,真是一场悲剧。由于赫舍尔出事后的作为,将判处被告最重的一年刑期。”

  网友:这种人怎么能就被判一年?

  在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报道此事后,引起了许多网友的关注。不少美国网友义愤填膺,为陈轶婧打抱不平。

  网友Bennet表示:赫舍尔不仅说谎还企图掩盖罪行,她在杀了人之后也毫无悔意,这种人怎么能就被判1年?”

  网友Rtamtc说:“赫舍尔并没有对她的行为感到懊悔或伤心,而是毁灭证据。对她而言,驾车过失杀人罪实在太轻了。”

  然而,法律专家却认为重罪并不容易。

  调查报告称,当时赫舍尔并未酒驾或吸毒,也未使用手机。这些因素才可能保证对嫌犯提出更为严重的指控。

  加州的肇事逃逸重罪,通常是一辆车撞人或是撞上另一辆车后逃逸。法律规定肇事后司机须留在现场,给伤者提供合理援助。

  赫舍尔当时确实留在现场,但是却通过移动伤者,试图掩盖肇事证据。

  如果被撞的是美国女子,结果是否不一样?

  一年多过去,陈轶婧的腿伤还未痊愈。失去至亲的痛苦仍远未消散。

  原本还有一个学期就要毕业的她,因为这场车祸,整个生活完全转向。她说:“从没想过留学生活会是这样,这绝对不是我憧憬中的样子”

  2016年,她前往欧洲学习期间,也将母亲的骨灰一同带上。她天天用微信给母亲发信息。“我觉得,她或许能听到我跟她说的话。”

往日的照片。

  目前,母亲的骨灰已被送回了家,陈轶婧为了治疗腿伤,已经背负了15万美元的医疗费。而法官的判决,她无法接受。

  我没办法接受这个结果,我只想问一问:如果我和当时的肇事者换一换身份和位置,被车轮碾压的是一位美国女子,是否会得到同样的控诉?整个社会的舆论是不是也会如此安静?!”

责编:陈全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