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热点 图文

四年京东金融,成为全球金融科技公司TOP 3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1-14 02:13)
文章正文

京东金融的目标并不是再造一个蚂蚁金服

2013年10月16日,美国曼哈顿,刘强东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陈生强提了个新要求——把金融业务做起来。

四年之后的2017年,京东13岁、京东金融4岁。同年8月,京东金融作为一家独立公司正式从大集团正式拆分,陈生强也早已从京东的首席财务官转型为京东金融CEO。

刘强东对于京东金融的期待是显然易见的,他给京东金融定了个宏大的目标,“成为全球金融科技公司TOP 3”。

阿里巴巴的蚂蚁已成“巨兽”,京东金融又前途几何?

去年末刘强东和王兴在乌镇组的那场“东兴饭局”上,陈生强位列其中

梳理京东金融的业务线可以发现,这个原是京东内部的创业项目至今已发展出十大业务板块——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众筹、财富管理、支付、保险、证券、农村金融、金融科技以及海外业务,在公司金融和消费者金融进行双重布局,并且着力发展金融科技。

1从供应链金融出发

作为电商系进军金融行业的典型案例,京东金融的故事与京东商城密不可分。回顾京东金融的萌芽时期,供应链金融业务是绕不开的话题,同时也是京东金融的起家业务。

2013年6月,时任京东财务部运营总监的王琳成了陈生强拉来的首个“助手”。王琳曾任职联想,熟谙3C类企业的供应链运作,他的首个任务正是与此相关——为京东商城的商户们提供融资的供应链金融服务。

对于银行来说,大客户的保理业务和信贷业务占据了很大一部分业务,中小客户贷款并不够通畅。那些在银行难以贷到资金的商户是京东金融眼里的机会。

既然京东以电商起家,拥有大量的生产、采购和物流数据。王琳想到通过数据化的风控方式,利用供应商在京东平台上清晰可见的流水及运营状况进行分析,尽量在控制风险的同时,缩短放款时间。

按照这一逻辑,京东金融推出了自己的第一个产品“京保贝”,向自营品类的供应商提供融资。利用结算节点转化率、退货率、库存和商品等数据来量化单笔应收账款风险,利用池融资模型实现对客户的统一额度管理。实现了即时放款,按日计息,随借随还,单笔融资从万元到上亿元不等,满足不同规模企业的融资需要。

此后,产品上线,这是开放给京东平台上第三方卖家的信用贷款,解决第三方卖家短期资金紧张问题。

此外,京东金融推出业内首个数据化的质押融资产品——动产融资(即物流金融),企业可以以自有动产(通常为企业具有所有权的货物)为质押向京东金融申请融资。

供应链金融业务累计服务超过20万中小微企业,累计放款额5000亿。

2白条突围

继B端商户之后,C端消费者的消费信贷需求也随着进入了陈生强的视野。

就在王琳负责供应链金融之后不久,陈生强又挖来了做消费信贷业务风控管理的许凌,这位日后的“白条之父”曾在工行总行、荷兰银行中国总部等机构信用卡中心任职。

从业务本质上来说,京东白条是一项面对个人消费者的“先消费后付款”的信用赊购消费金融业务。

白条分期付款服务费用标准

2013年11月,京东白条正式立项,次年2月14日正式上线,成为中国第一款互联网消费金融产品。彼时,蚂蚁金服的同类型产品“花呗”还未诞生,处于竞品真空期的白条推出后,市场需求超出了许凌的预期。

当年的数据显示,用户在使用白条后,月订单数量增长了33%,月消费金额增长了58%。在白条用户中,有55%使用了分期付款服务,分期付款的商品客单价(用户的平均购买金额)比非白条客户的客单价高了50%。

事实上,作为一家电商巨头,京东一开始并不擅长通过大数据实现金融风控。为此,陈生强还去美国进行考察,考察对象是名为 ZestFinance的一家金融科技公司。

这款与信用卡功能非常相似的产品的火爆引起了银行的关注,并且在业内引起了争议。

而京东金融则认为白条的本质是“信用赊销”,白条只是消费者作为买方与卖方京东之间的买卖关系凭证,消费者可以通过这一凭证延期付款。

此后,京东金融开始更多考虑和银行合作发展业务。

中信银行在京东金融的变革中成了首个“吃螃蟹”的人,这种新的游戏玩法立即显示出了效率优势。2015年8月27日,京东金融和中信银行合作推出小白卡,上线100天内申请人数就超过了100万,效率比传统渠道高出10倍以上,在线申请的核准率提高了2到3倍。

对于京东金融来说,白条成了留住用户的入口。毕竟京东金融在在线支付领域并不占据优势,京东金融借此实现了面向C端的战略突围。

3反攻支付

对于京东来说,即便再遗憾也仍然要直面这项重大的“错过”——支付业务。“这十年的时间,我错过的就是支付,京东的支付没有变成老百姓用的最多的支付工具。”2016年末,刘强东曾如此袒露心迹。

同一时期,“白条之父”许凌开始执掌京东集团的支付业务。

与一些支付巨头绕开银联的“四方模式”和银行直连不同,京东金融选择的突围方式是拥抱银联。

2017年1月4日,中国银联与京东金融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表示将在移动支付产品创新、联名卡、大数据应用、农村金融、国际业务等八大项领域展开深度合作,而最容易落地和最先落地的就是支付。

2017年1月4日,京东金融与中国银联达成合作

而这几乎也是一次敌人的敌人即是朋友的合作。在此时,支付对于京东金融的意义也不仅限于快捷支付,白条所具备的信用支付、京东小金库具备的理财余额支付都已与快捷支付打通。

回顾在京东支付“失落”的几年时间内,移动支付已经完成了从入口向生态圈的演变。

行业巨头支付宝正是在这段时间内实现了令人瞩目的转变,通过支付宝这一巨大的流量入口,蚂蚁金服开发出了理财服务、小微贷款、芝麻信用、网商银行、保险业务等多项金融产品和服务。它也因此从阿里巴巴集团中剥离出来,成为业界估值超过600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公司。

4走出京东

然而陈生强的目标却并不是“再造”一个蚂蚁金服。

从2016年开始,曾担任京东集团CFO的陈生强开始谋划要“走出京东”。

在陈生强看来,京东金融现在已经是一家服务金融机构的科技公司,扮演金融底层角色,输出风险管理和风险定价能力。相对而言,其自身金融业务将处于次要地位。

从监管的角度看,这也是一条更讨巧的路径选择。与其他竞争对手相比,京东金融并不具备牌照优势,其目前获得的金融牌照包括第三方支付、商业保理、小额贷款、保险经纪、基金销售等,但却缺乏如银行、证券、保险含金量更高的大牌照。在互金牌照化已是大势所趋的当下,牌照劣势显然制约着京东金融的金融业务发展。

但硬币的另一面是——京东金融究竟能够为谁提供服务,能够提供怎样的服务?复盘京东金融发家史可以直观发现,消费金融、供应链金融、支付等业务与京东电商体系有着直接联系,“走出京东”显然是个难题。

就在白条闪付推出的当月,京东金融设立金融科技事业部,“走出京东”开始逐步落地。该事业部宣称将负责京东金融的核心产品能力对外输出,搭建服务于金融机构及企业的开放生态。陈生强把这个事业部交给了原负责钱包支付业务的谢锦生。

银行,成为这个新生事业部“拉拢”的首批客户。

2017年全年,京东金融与银行的合作新闻几乎贯穿首尾,接近20家银行宣布与其达成战略合作。

刘强东与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

事实上,BAT的金融战略同样在此时掉头转向,互联网与传统金融机构从此前的紧张关系进入“蜜月期”,BATJ与中农工建四大行纷纷“联姻”。

除了与银行的合作之外,京东金融的“走出京东”之举已经在其他一些领域获得了实质性进展。在面向机构用户的市场上,早在2016年9月,京东金融就宣布推出了“资产证券化云平台”,为资金端以及资产证券化中介机构提供服务。

5刘强东的AI梦

2017年底2018年初,新旧交替,京东金融有了新的使命。

刘强东在2017年也成为了一名“人工智能发烧友”。7月,刘强东发表长文演讲,提出“人工智能驱动将第四次零售革命”,称京东未来12年将全面发展技术,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再造零售行业,将京东定位为“零售的基础设施提供商”。

11月,刘强东现身JDD大会(京东金融全球数据探索者大会),发言主题仍是AI。面对台下众多金融机构负责人,刘强东表明心迹:“我们对京东金融的定位就是:并不想颠覆谁,并不想干掉谁,我们是大家的盟友,是各位的伙伴。”

但不管是对于零售行业还是金融行业,人工智能本身不产生价值,要和行业结合起来才能带来高附加值。也不是所有的新兴技术都能立刻应用在金融场景中,而是要在金融业务的需求之下与金融结合。

紧随JDD大会之后,京东金融面向全球技术爱好者发起了一场大赛,包含了四道赛题:登录行为识别、店铺销量预测、信贷需求预测和十分令人印象深刻的猪脸识别。每道赛题均设有算法组和商业组,既关注技术能力,又产生商业价值。优胜团队不仅可以获得30万元赛题冠军大奖,还可受邀加盟京东金融。

这项大赛和这些题目的指向是明确的——技术最终解决的是商业问题,人工智能是否能够以及在多大程度地能够帮助金融行业控制风险、降低成本、提高效益是问题关键。

技术创新对于金融的真正意义在现今这一节点已需要重新审视,提升效率和降低风险才是互金的初心所在。

纵观目前的互金(或者说金融科技)的发展浪潮,依靠流量和杠杆建立起的借贷业务仍让雄踞浪潮的顶端。从这个意义上讲,京东金融正在改变潮水的方向。它的成功与否,直接决定着着新金融的未来模样。

*图文来自钛媒体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