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热点 图文

我们说丨一字一板忙年歌,你还记得吗?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2-04 05:59)
文章正文

我们说丨一字一板忙年歌,你还记得吗?

2018-02-03 21:12来源:小店通mp

原标题:我们说丨一字一板忙年歌,你还记得吗?

开头的话

张玉虎先生出生在本地农村,经历过农业生产的大部分场景,再加上喜爱读书,这些年来为我们本地的乡土文化做了很多整理挖掘工作,年前年后我们集中推出一些本地内容,还请大家一起交流。

一字一板忙年歌

农历的正月初一,采用公历纪年以后的正规称谓叫作“春节”,但在民间却是按传统仍然称作过“年”或过“大年”的。过“大年”是中华民族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多年来,在人们的心目中,过大年不仅指正月初一这一天,而是统称从腊月初八开始到正月十五这一大段的喜庆时间。过去民间素有“过了腊八就是年,不过十五不算完”的说法,甚至还有把正月二十和正月二十五的添仓节也算在“过大年”里的说法。总之,在过去的农耕时代,人们以种田为生,春夏秋三季农田里的活儿忙,人们顾不上休息,早起晚睡雨淋日晒地辛苦上一年,只有到了冬天相对农闲的日子,才能顾得上“犒劳”自己,因此就在这难得的农闲日子里,尽情地吃喝,尽情地玩乐,尽情地享受美好的生活;因此就在这难得的日子里把这个“大年”过得有声有色痛快淋漓,过得有板有眼中规中矩;因此,过去从腊八开始到元宵节才结束的这四十来天的“大年”里,每一天做什么、吃什么,都是有讲究、有说道的。日久天长代代流传,不知何时,有好事者就把这些内容编成了顺口押韵的童谣《忙年歌》,让孩子们传唱。

这《忙年歌》由于切合实际,诙谐有趣,流传甚广,全国各地都能听到。不过各地有各地的版本,具体顺序并不一致。我们晋中版的童谣“忙年歌”,是晋中地区腊月里人们忙忙碌碌过大年的真实写照:

二十三,打发爷爷上了天;

二十四,刷下对子写大字;

二十五,家家户户磨豆腐;

二十六,割下猪肉割羊肉;

二十七,关住门门洗臭脚;

二十八,馍馍蒸下一笸箩;

二十九,提上壶壶打烧酒;

三十日,全家团圆揑扁食。

这首忙年歌,是我们这些“五零后”们小时候腊月里在街上玩耍时哼唱的童谣。虽然是“小儿谣言”,但它不是空穴来风的瞎哼哼,而是一字一板都有来历,一笔一画都有交待的。这童谣都是大白话,不用解释人们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我在这里还是要一句一句地说道说道,说一说我们小时候的“年”是怎么过的,说一说过去和现在过年的差别。因为这首“忙年歌”,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版本,那时人们的生活水平和乡村的生活场景和现在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二十三,打发爷爷上了天

二十三是祭灶的日子,是“打发”灶王爷“上天言好事”的日子,关于祭灶的细节,笔者在上一篇小文中已有详细的陈说,在此从略。不过祭灶已成为民间记忆。现在,家里还有灶王爷的一席之地,到了腊月二十三还正经八百的祭灶的人家已寥若晨星。我们小时候视若天物和粞瓜瓜、粞圪抿、麻糖、油烹蘸等小食品,现在的孩子们也不希罕,甚至叫不上名儿来了,人家喜欢的是什么肯得鸡、麦当劳等洋玩艺儿。很多老祖宗们留传下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有传无承”已是不争的事实。作为“民俗文化小镇”,官道巷将与有识之士一道,为传承和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而做出不懈的努力。

二十四,刷下对子写大字

对联是汉语汉字特有的艺术形式,在喜庆的日子里贴对联也是汉民族独特的庆典方式。过大年时贴的对联叫作春联,过年在门上贴春联的传统源远流长。我们小时候,过大年在门上贴对联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家里的日子过得再紧,过年时也得买上一张红纸找人写几幅对联贴一贴,要不然,怕别人笑话说“这家是不是瞎户咧”,那时语境中所谓的“瞎户”,就是家里死的没人了。过去农村人上过学的不多,能拿起毛笔来写对联的人没几个,一进腊月门,这些能写对联的人就忙上了,村邻们纷纷拿上红纸恭恭敬敬地来请他们给写对联。这些会写对联的人也因自己的文化受到乡邻们的尊重,自己的一技之长能派上用场而高兴,总是有求必应。搜肠刮肚地编撰与求字者家境相符的联语,认认真真地写好每一个字,让人们乘兴而来,满意而去。那时,村人们家门上的春联都是手写的书法艺术品,联语也因人而异,花样翻新。笔者小时候过年到亲戚家拜年时,在街巷上挨门挨户地赏读对联,也是一大乐事。

现在虽然大多数人都上过学,都有“文化”了,但能提起毛笔来写大字的人却更少了。过年时大多数人都是从集市上买印刷的对联贴,村街上的对联几乎是“千门一面”,实在是没有什么欣赏价值了。我们北方人,本就粗旷豪放,村里的农人又没有多少文化,大多不会提笔写字。当他们过年前看到村里的老先生们用大毛笔在大红纸上写大字时,脑子里联想起来的竟是自己家里日常用来的“锅刷子”,于是,就把文人口里的写对子说成是“刷对子”。一个“刷”字,好大气,好生动!

二十五,家家户户磨豆腐

过去粮食产量不高,物资贫乏,即便像豆腐这么普通的食品,人们日常也舍不得买,舍不得吃,只等到过年时,才舍得“大大方方”地吃一次豆腐,不过也大多是自己泡好黄豆,拿上到豆腐坊去加工。于是一过了腊月二十三,村里的豆腐坊就忙上了,人们拿着黄豆来加工的络绎不绝,就出现了“家家户户磨豆腐”的情景。那年头没有现在的这么多点豆腐的化学材料,人们家做的豆腐都是原汁原味的卤水豆腐。

二十六,割下猪肉个羊肉

过年时改善生活,肉当然是必不可少的了。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以前,晋中地区的人们不吃猪肉饺子,过年吃饺子,一定得是羊肉馅儿。而做红烧肉和炒烩时,则得用猪肉。因此,过年时,猪肉和羊肉一样也不能少。

过去的农村虽然家家户户都养猪养羊,但舍得自己杀猪宰羊的人家却很少,人们大多是把自己养的猪羊卖给屠宰户换成钱,自己再出去买肉吃的。

晋中方言风趣生动,仅买东西一个“买”字,就可用层出不穷的动词来代替。买布料时,因得用力往开“扯”,叫作“扯布”;买酒和醋等液体食品时,因得用提子“打”,就叫作“打酒”“打醋”;买肉时,因得用刀子片开“割”,当然就叫作“割”肉了。此“割肉”与现在股市的“割肉”有所不同,此“割肉”心喜,而彼“割肉”心疼也。

二十七,关住门门洗臭脚

把洗脚作为一件“大事”,而摆到过年的议事日程上来,现代人可能觉得好笑——那洗脚不是每天晚上都要办的事嘛?非也!过去农村的住宿和卫生条件都非常差,到了滴水成冰的冬季,从井上往回挑水很困难,家里生的煤泥灶火也散热不好,屋子冷得和冰窖一样,晚上睡觉放在炕头边上的尿盆能结了冰!那种条件下,经常用热水洗脚是不敢想象的“奢侈”事,大部分人甚至一冬天也洗不上一次脚。要过年了,洗一洗积攒的“悔气”吧,于是,年前一家人关住门门洗一次脚,也就成了一件“大事”,在当时那是难得的享受啊。

二十八,馍馍蒸下一笸箩

过去晋中地区种植的粮食作物以高粱和玉米为主,小麦和种植面积较小,产量也不高,因此,平日的主食以高梁面和玉米面为多,白面吃得很少。过大年时,才舍得蒸纯白面的馍馍吃。说“馍馍蒸下一笸箩”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是美好的憧憬和愿望——过去谁家能拿出蒸一笸箩馍馍的白面来呢?

二十九,提上壶壶打烧酒

现在人们喝酒,都是整瓶买,甚至整箱整箱地买,过去人们手头拮据,一次买不起那么多的酒,想喝酒时,都是拿上那种老式的锡酒壶到店铺里一两二两地“打”着喝。那时店铺里卖酒也是散打的多,整件卖的少。要过年了,爱喝酒的人要自己喝,平时不爱喝酒的人也得备下点儿酒招待来拜年的人,于是提上酒壶壶到店铺里打烧酒就成了一道风景线。

三十日,全家团圆捏扁食

我们都知道,农历的月令分大尽和小尽,大尽为30天,小尽则只有29天。如果本年腊月是小尽,那就没有“三十日”这一天了。但是不管大尽和小尽,每年腊月的最后一天,都叫作初夕。我们晋中地区的人们叫作“年初下”。

现在,科技进步,传媒发达,每年初夕晚上全国人民的共同节目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在没有电以前的农耕时代,人们初夕晚上守岁时,只能是全家人围坐在煤油灯前,一边揑扁食,一边“叨楔话”了。这些“楔话”的内容有嫦娥奔月、年兽袭人、许仙遇白蛇等传统民间故事;也有桃园结义、武松打虎、西天取经等“四大名著”上的段子;还有许多不见经传的民间狐仙鬼怪、侠义人物和恢谐笑话等等。有许多极有民俗价值的民间口头文学作品,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现在,有了电视,有了手机,人与人之间的口头交流少了,特别是晚辈与长辈之间的口头交流少了。这些可贵的口头文学作品也就渐渐消失于无形了。

初夕夜的子时一过,新的一年就到来了。过去有一个关于过年的传统对联:“一夜连双岁,三更分二年”,将这一时分描述得非常精妙。

汉语汉字的魅力,你不得不服。

附:《汾东土话》一书此前预订者可联系客服领取。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